欢迎使用ueditor!

学生消失背后的墨西哥毒品战

我要评论 来源:新京报 2014-11-16 浏览次数:
原标题:学生消失背后的墨西哥毒品战

  10月28日,墨西哥格雷罗州,警方、军队与法医在郊外搜寻失踪学生。当地一垃圾废弃场发现一个大型坟墓,法医正在搜寻人体遗骸。

伊瓜拉市前市长夫妇。他们涉嫌命令警察开枪扫射学生、勾结垄断集团等。

10月5日,一名示威女性将43的数字和血红色巴掌的纹样画在脸上。

  11月9日,墨西哥城,示威者试图冲击政府,将历史建筑“国家宫”的一扇大门点燃,抗议政府对43名学生失踪的案件调查不力。

  11月5日,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民众在街道和地铁举行大型示威游行,要求公正解决43名学生失踪案件。

  一群墨西哥师范院校的学生在一场示威游行后,搭巴士返家时被带上警车,随后被黑帮成员“毁尸灭迹”,在进一步的调查中发现,市长、黑帮、毒贩都成了幕后黑手,2006年墨西哥就开始了漫长的毒品战争,“伊瓜拉事件”让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在墨西哥漫长的毒品战争上来。

  2014年9月26日,墨西哥伊瓜拉市。

  天色渐晚,一群刚在市里示威抗议的学生们准备搭车回学校,但他们拦下的公交车驶向的却是他们生命的终点。

  一次有去无回的抗议

  格雷罗州的伊瓜拉市是墨西哥独立运动的发源地之一,也是如今民间运动活跃的城市之一。这一天,来自劳尔·伊西德罗·布尔戈斯乡村师范学校的60多名学生来到格雷罗州伊瓜拉市,进行一场示威抗议。在墨西哥,这所乡村师范学院可谓名气十足。很多墨西哥左翼人士的运动都发源于这所师范学院,包括游击队领导人卢西奥·卡瓦尼亚斯,他曾在上世纪60年代末与赫纳罗·巴斯克斯·罗哈斯一道,对墨西哥政府宣战,并获得了广泛的社会支持。

  这群19、20岁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们,希望通过这次的行动,呼吁人们关注乡村教师权益问题。他们不满当地劳动市场存在歧视,他们批评雇主们更喜欢城里人,瞧不起农村年轻人。他们计划为即将被削减预算的学校募款,向政府抗议并向群众发放传单。

  一如往常,他们拦下了两辆公交车。学生们戴着面具,命令车上的乘客立刻下车。当地司机对这种“劫持”行为已经司空见惯,他们把车辆交给学生,等着学生们事后赔付些损失费。

  但是这次,警察追了上来,6名学生当场被射杀。

  此后的监控录像显示,警察逮捕了学生并把他们赶下车。一伙身份不明的人把学生押上了货车。

  4天后,10多名学生被发现幸存,但仍有43名学生失踪。

  “消失”的43名学生

  10月4日,调查人员在伊瓜拉市附近发现群尸坑,找到28具尸体。不过调查证实遗骸不属于失踪学生。43名学生去哪了?

  此后被捕的名为“勇士国度”的黑帮团伙成员供认了他们对学生们的残忍行为,并承认学生们已经全被他们“处死”。

  黑帮成员供认,他们从伊瓜拉市警方处接手学生后,把学生装上几辆自动卸货卡车,开往邻近一处垃圾填埋场。到达目的地时,车上学生已经有15人死亡,其余被射杀。

  其后,他们现场搭建一个大型焚化架,处理学生尸体。嫌疑人供认,焚尸过程从午夜持续到第二天下午两三点,即14个小时多。为销毁证据,他们把所穿的衣物也随之焚毁。随后遗骸被装入黑色垃圾袋扔进附近的圣胡安河。

  在10月7日的发布会上,总检察长卡拉姆称,警方根据嫌疑人供述从河中找到大量遗骸,但不少牙齿已经严重炭化,从中提取DNA样本作身份鉴定的难度非常大。

  卡拉姆在记者会前首先与失踪学生家属会面,告知调查进展,称当局认为所发现遗骸很可能是失踪学生,但还没有经过DNA确认。一些遗骸将被送往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进行DNA鉴定。确认遗骸所属人的身份前,墨西哥政府仍将把这些学生定为“失踪人员”。

  “我知道我们所掌握的信息对家属会造成巨大痛苦,我们所有人都体会到这一痛苦,”卡拉姆说,“不幸的是,我们获得的有关证词和信息显示科库拉市发生了针对相当数量人员的谋杀。”

  这一现实让等候消息一个多月的失踪学生家属难以承受。其中一名失踪学生的父亲费利佩·德拉克鲁斯说:“只要没有正式的结果,我们的孩子就还活着。”

  市长夫人与黑帮

  学生为何成为了黑帮与警察的共同敌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示威的当天,身为当地一个儿童保护机构负责人的伊瓜拉市长夫人安吉拉·皮内达正好在附近参加一项公开活动,准备发表演讲。而曾与伊瓜拉市长何塞·路易斯·阿瓦尔卡先前有过冲突的学生们早就被贴上“惹是生非”标签。

  有说法是,学生们要去在演讲现场捣乱。

  分析人士认为,黑帮和警察将目标对准学生的原因很简单,学生的政治示威、公民抗议活动和革命理想主义不利于他们做生意。而一名因为参与屠杀行动被捕的男子说出了另一个原因:“因为他们不守规矩。”

  两名被捕的警察供认,他们接到拦截两辆被学生“劫持”的公交的任务,黑帮“勇士国度”的头目“埃尔·恰奇”直接下令“全部干掉”。据被捕的警官交代,这些学生之后又被交给了贩毒集团头子。

  在墨西哥,黑帮势力在整个社会与政治体制中盘根错节,漫长的毒品战争依旧无法完全拔除黑社会的根须。而伊瓜拉,这个坐落在95国道旁的小镇,则是这个乱局的缩影。

  伊瓜拉市长与黑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夫人安吉拉·皮内达来自皮内达家族,和墨西哥臭名昭著的贩毒集团莱瓦集团关系密切,而她的弟弟艾伯顿则在莱瓦集团里担任管理层。当地媒体更爆出,市长夫人的两名兄弟正在为“勇士国度”工作。曾有当地议员事后对媒体说:“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家与黑帮有联系,但人们视而不见,联邦政府这样,州政府这样,连政党也这样。”

  据调查官保守估计,至少有30名警察都与黑帮长期勾结。墨西哥总统涅托派遣联邦特别警力接管了伊瓜拉,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没人知道伊瓜拉当地警力系统已经腐烂到何种程度。

  11月4日,市长夫妇在墨西哥城东南部的一间混凝土房屋内被捕,他们将面临包括命令警察开枪扫射学生、勾结当地垄断集团以及收取贿赂等多项指控。

  墨西哥检方称,除市长夫妇外的72名涉事人员被捕,当中有近20人是警察。政府还将另外签发10张逮捕令。

  据悉,新上任的警官在政府大厅里开始办公时,他们收到了来自“勇士国度”的恐吓信息:“你们还有24小时。如果不立刻释放警察,我们将开始公布与我们合作的政府官员姓名。”

  政府危机

  墨内政部长奥索里奥日前公开承认,“伊瓜拉事件”已经成为本届政府所面临的最严重危机。

  国际社会也对此事高度关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8日称,美政府一直与墨西哥当局就该事件保持密切沟通。应墨西哥政府请求,美国将为墨西哥提供技术援助,同时敦促墨西哥政府尽快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并严加惩处。

  面对国内外的舆论压力,墨西哥总统培尼亚表示,“政府有充分的决心,严格调查事件直至完全水落石出”。培尼亚称,“不仅要惩处这一罪行的主谋,还将逮捕所有涉事人员”。

  墨西哥媒体则痛心地表示:“事件发生的伊瓜拉市是墨西哥独立运动的发源地之一,更是墨西哥三色国旗的诞生地。而如今,伊瓜拉事件的发生更使得墨西哥国旗失去了原有的色彩。”

  屠杀的惨案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上任总统任期5年中,有4万人死于贩毒黑帮关联事件。

  2012年上任的培尼亚领导的政府通过了重要的经济改革方案。在蒙特雷、蒂华纳,以及深受毒品暴力困扰的华雷斯,地方政府及社会力量大力参与打击毒品暴力的行动,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收获。

  近年来,墨西哥当局以及美国逮捕了多个大毒枭,包括今年年初“世界十大恶人之一”的古兹曼,这无疑将给贩毒集团一记重击。漫长的毒品战争似乎开始现出结束的曙光。

  但在教育水平较低、贫困率较高的格雷罗州,毒贩、政府与民众之间的矛盾状态依然激化了。

  惨案发生的格雷罗州境内有许多海滩旅游胜地,还蕴藏着黄金等丰富的自然资源。不过,这里经济的两极分化十分严重,70%的居民生活贫困。这里自殖民时代以来就一直是一个难治理的动荡地方,在19世纪和20世纪墨西哥发生的所有民族战争中,这里都是一个主战场。 在墨西哥,用于制作海洛因的罂粟98%都产自格雷罗州。格雷罗州以前一直是大麻生产中心,但随后一些组织化程度更高的贩毒集团控制了这里。他们认为该州是做生意的理想场所,因为这里有崎岖山丘,还有悠久的暴力文化。此外,政治腐败这一墨西哥的全国性问题在格雷罗州尤为突出。

  万人游行

  总检察长卡拉姆在新闻发布会的记者提问环节开始仅仅15分钟后,竟然说,“不要再问了,我累了”。一时间,“我累了”成为了墨西哥各大社交网站的热门搜索词汇,遭到网民吐槽。

  一名家长马丁内斯说:“与总检察长的会面气氛紧张,因为我们不再相信他们。”

  伊瓜拉市发生的事件激怒了墨西哥民众。他们要求不能只是逮捕几个人,而是要拘捕从上到下所有应该负责的人。最重要的是,他们要求采取所有可能的举措,驳斥那些形容这个国家已经失控,或者实际上已经沦为毒品国家的人。

  11月9日中午,墨西哥一支游行队伍经过七天七夜的长途跋涉,步行194公里,从43名师范学生失踪和被害的格雷罗州伊瓜拉市出发,抵达首都墨西哥城市中心的宪法广场。游行队伍要求墨西哥中央政府为43名失踪学生“主持公道”,“彻查案件”,“不要让悲剧再次发生”。

  这支游行队伍主要由失踪的43名学生的亲属组成,队伍自称为“43×43运动”,意在提醒人们不要忘记“伊瓜拉事件”留下的43条冤魂。

  “43×43运动”发言人阿尔卡拉斯9日表示,“政府和犯罪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忠奸难辨”,“这个政府不是我们需要的政府”。墨舆论认为,“伊瓜拉事件”是墨西哥官匪勾结、警匪一家和有罪不罚“文化”的一个集中和极端表现。

  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8日也出现万人游行抗议,游行人群要求墨中央政府严惩“伊瓜拉事件”凶手,大力整治墨西哥有组织犯罪猖獗和有罪不罚两大顽疾。

  11月11日,示威者攻入位于格雷罗州首府奇尔潘辛戈的党部大楼进行打砸,继而与警方冲突。此前一天,数千名示威者围堵了阿卡普尔科机场。有等待搭乘飞机的乘客表示,对43名学生的遭遇表示同情,但占领机场的做法还是“有些过分”。

  “伊瓜拉事件”仍在调查,它会像以往那些贩毒集团制造的悲剧一样最终变成一个“43人”的死亡数据,还是将在墨西哥掀起一场“反黑帮”的新毒品战争呢? (韩旭阳)

window.HLBath=1;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学生消失背后的墨西哥毒品战

  10月28日,墨西哥格雷罗州,警方、军队与法医在郊外搜寻失踪学生。当地一垃圾废弃场发现一个大型坟墓,法医正在搜寻人体遗骸。

伊瓜拉市前市长夫妇。他们涉嫌命令警察开枪扫射学生、勾结垄断集团等。

10月5日,一名示威女性将43的数字和血红色巴掌的纹样画在脸上。

  11月9日,墨西哥城,示威者试图冲击政府,将历史建筑“国家宫”的一扇大门点燃,抗议政府对43名学生失踪的案件调查不力。

  11月5日,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民众在街道和地铁举行大型示威游行,要求公正解决43名学生失踪案件。

  一群墨西哥师范院校的学生在一场示威游行后,搭巴士返家时被带上警车,随后被黑帮成员“毁尸灭迹”,在进一步的调查中发现,市长、黑帮、毒贩都成了幕后黑手,2006年墨西哥就开始了漫长的毒品战争,“伊瓜拉事件”让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在墨西哥漫长的毒品战争上来。

  2014年9月26日,墨西哥伊瓜拉市。

  天色渐晚,一群刚在市里示威抗议的学生们准备搭车回学校,但他们拦下的公交车驶向的却是他们生命的终点。

  一次有去无回的抗议

  格雷罗州的伊瓜拉市是墨西哥独立运动的发源地之一,也是如今民间运动活跃的城市之一。这一天,来自劳尔·伊西德罗·布尔戈斯乡村师范学校的60多名学生来到格雷罗州伊瓜拉市,进行一场示威抗议。在墨西哥,这所乡村师范学院可谓名气十足。很多墨西哥左翼人士的运动都发源于这所师范学院,包括游击队领导人卢西奥·卡瓦尼亚斯,他曾在上世纪60年代末与赫纳罗·巴斯克斯·罗哈斯一道,对墨西哥政府宣战,并获得了广泛的社会支持。

  这群19、20岁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们,希望通过这次的行动,呼吁人们关注乡村教师权益问题。他们不满当地劳动市场存在歧视,他们批评雇主们更喜欢城里人,瞧不起农村年轻人。他们计划为即将被削减预算的学校募款,向政府抗议并向群众发放传单。

  一如往常,他们拦下了两辆公交车。学生们戴着面具,命令车上的乘客立刻下车。当地司机对这种“劫持”行为已经司空见惯,他们把车辆交给学生,等着学生们事后赔付些损失费。

  但是这次,警察追了上来,6名学生当场被射杀。

  此后的监控录像显示,警察逮捕了学生并把他们赶下车。一伙身份不明的人把学生押上了货车。

  4天后,10多名学生被发现幸存,但仍有43名学生失踪。

  “消失”的43名学生

  10月4日,调查人员在伊瓜拉市附近发现群尸坑,找到28具尸体。不过调查证实遗骸不属于失踪学生。43名学生去哪了?

  此后被捕的名为“勇士国度”的黑帮团伙成员供认了他们对学生们的残忍行为,并承认学生们已经全被他们“处死”。

  黑帮成员供认,他们从伊瓜拉市警方处接手学生后,把学生装上几辆自动卸货卡车,开往邻近一处垃圾填埋场。到达目的地时,车上学生已经有15人死亡,其余被射杀。

  其后,他们现场搭建一个大型焚化架,处理学生尸体。嫌疑人供认,焚尸过程从午夜持续到第二天下午两三点,即14个小时多。为销毁证据,他们把所穿的衣物也随之焚毁。随后遗骸被装入黑色垃圾袋扔进附近的圣胡安河。

  在10月7日的发布会上,总检察长卡拉姆称,警方根据嫌疑人供述从河中找到大量遗骸,但不少牙齿已经严重炭化,从中提取DNA样本作身份鉴定的难度非常大。

  卡拉姆在记者会前首先与失踪学生家属会面,告知调查进展,称当局认为所发现遗骸很可能是失踪学生,但还没有经过DNA确认。一些遗骸将被送往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进行DNA鉴定。确认遗骸所属人的身份前,墨西哥政府仍将把这些学生定为“失踪人员”。

  “我知道我们所掌握的信息对家属会造成巨大痛苦,我们所有人都体会到这一痛苦,”卡拉姆说,“不幸的是,我们获得的有关证词和信息显示科库拉市发生了针对相当数量人员的谋杀。”

  这一现实让等候消息一个多月的失踪学生家属难以承受。其中一名失踪学生的父亲费利佩·德拉克鲁斯说:“只要没有正式的结果,我们的孩子就还活着。”

  市长夫人与黑帮

  学生为何成为了黑帮与警察的共同敌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示威的当天,身为当地一个儿童保护机构负责人的伊瓜拉市长夫人安吉拉·皮内达正好在附近参加一项公开活动,准备发表演讲。而曾与伊瓜拉市长何塞·路易斯·阿瓦尔卡先前有过冲突的学生们早就被贴上“惹是生非”标签。

  有说法是,学生们要去在演讲现场捣乱。

  分析人士认为,黑帮和警察将目标对准学生的原因很简单,学生的政治示威、公民抗议活动和革命理想主义不利于他们做生意。而一名因为参与屠杀行动被捕的男子说出了另一个原因:“因为他们不守规矩。”

  两名被捕的警察供认,他们接到拦截两辆被学生“劫持”的公交的任务,黑帮“勇士国度”的头目“埃尔·恰奇”直接下令“全部干掉”。据被捕的警官交代,这些学生之后又被交给了贩毒集团头子。

  在墨西哥,黑帮势力在整个社会与政治体制中盘根错节,漫长的毒品战争依旧无法完全拔除黑社会的根须。而伊瓜拉,这个坐落在95国道旁的小镇,则是这个乱局的缩影。

  伊瓜拉市长与黑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夫人安吉拉·皮内达来自皮内达家族,和墨西哥臭名昭著的贩毒集团莱瓦集团关系密切,而她的弟弟艾伯顿则在莱瓦集团里担任管理层。当地媒体更爆出,市长夫人的两名兄弟正在为“勇士国度”工作。曾有当地议员事后对媒体说:“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家与黑帮有联系,但人们视而不见,联邦政府这样,州政府这样,连政党也这样。”

  据调查官保守估计,至少有30名警察都与黑帮长期勾结。墨西哥总统涅托派遣联邦特别警力接管了伊瓜拉,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没人知道伊瓜拉当地警力系统已经腐烂到何种程度。

  11月4日,市长夫妇在墨西哥城东南部的一间混凝土房屋内被捕,他们将面临包括命令警察开枪扫射学生、勾结当地垄断集团以及收取贿赂等多项指控。

  墨西哥检方称,除市长夫妇外的72名涉事人员被捕,当中有近20人是警察。政府还将另外签发10张逮捕令。

  据悉,新上任的警官在政府大厅里开始办公时,他们收到了来自“勇士国度”的恐吓信息:“你们还有24小时。如果不立刻释放警察,我们将开始公布与我们合作的政府官员姓名。”

  政府危机

  墨内政部长奥索里奥日前公开承认,“伊瓜拉事件”已经成为本届政府所面临的最严重危机。

  国际社会也对此事高度关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8日称,美政府一直与墨西哥当局就该事件保持密切沟通。应墨西哥政府请求,美国将为墨西哥提供技术援助,同时敦促墨西哥政府尽快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并严加惩处。

  面对国内外的舆论压力,墨西哥总统培尼亚表示,“政府有充分的决心,严格调查事件直至完全水落石出”。培尼亚称,“不仅要惩处这一罪行的主谋,还将逮捕所有涉事人员”。

  墨西哥媒体则痛心地表示:“事件发生的伊瓜拉市是墨西哥独立运动的发源地之一,更是墨西哥三色国旗的诞生地。而如今,伊瓜拉事件的发生更使得墨西哥国旗失去了原有的色彩。”

  屠杀的惨案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上任总统任期5年中,有4万人死于贩毒黑帮关联事件。

  2012年上任的培尼亚领导的政府通过了重要的经济改革方案。在蒙特雷、蒂华纳,以及深受毒品暴力困扰的华雷斯,地方政府及社会力量大力参与打击毒品暴力的行动,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收获。

  近年来,墨西哥当局以及美国逮捕了多个大毒枭,包括今年年初“世界十大恶人之一”的古兹曼,这无疑将给贩毒集团一记重击。漫长的毒品战争似乎开始现出结束的曙光。

  但在教育水平较低、贫困率较高的格雷罗州,毒贩、政府与民众之间的矛盾状态依然激化了。

  惨案发生的格雷罗州境内有许多海滩旅游胜地,还蕴藏着黄金等丰富的自然资源。不过,这里经济的两极分化十分严重,70%的居民生活贫困。这里自殖民时代以来就一直是一个难治理的动荡地方,在19世纪和20世纪墨西哥发生的所有民族战争中,这里都是一个主战场。 在墨西哥,用于制作海洛因的罂粟98%都产自格雷罗州。格雷罗州以前一直是大麻生产中心,但随后一些组织化程度更高的贩毒集团控制了这里。他们认为该州是做生意的理想场所,因为这里有崎岖山丘,还有悠久的暴力文化。此外,政治腐败这一墨西哥的全国性问题在格雷罗州尤为突出。

  万人游行

  总检察长卡拉姆在新闻发布会的记者提问环节开始仅仅15分钟后,竟然说,“不要再问了,我累了”。一时间,“我累了”成为了墨西哥各大社交网站的热门搜索词汇,遭到网民吐槽。

  一名家长马丁内斯说:“与总检察长的会面气氛紧张,因为我们不再相信他们。”

  伊瓜拉市发生的事件激怒了墨西哥民众。他们要求不能只是逮捕几个人,而是要拘捕从上到下所有应该负责的人。最重要的是,他们要求采取所有可能的举措,驳斥那些形容这个国家已经失控,或者实际上已经沦为毒品国家的人。

  11月9日中午,墨西哥一支游行队伍经过七天七夜的长途跋涉,步行194公里,从43名师范学生失踪和被害的格雷罗州伊瓜拉市出发,抵达首都墨西哥城市中心的宪法广场。游行队伍要求墨西哥中央政府为43名失踪学生“主持公道”,“彻查案件”,“不要让悲剧再次发生”。

  这支游行队伍主要由失踪的43名学生的亲属组成,队伍自称为“43×43运动”,意在提醒人们不要忘记“伊瓜拉事件”留下的43条冤魂。

  “43×43运动”发言人阿尔卡拉斯9日表示,“政府和犯罪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忠奸难辨”,“这个政府不是我们需要的政府”。墨舆论认为,“伊瓜拉事件”是墨西哥官匪勾结、警匪一家和有罪不罚“文化”的一个集中和极端表现。

  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8日也出现万人游行抗议,游行人群要求墨中央政府严惩“伊瓜拉事件”凶手,大力整治墨西哥有组织犯罪猖獗和有罪不罚两大顽疾。

  11月11日,示威者攻入位于格雷罗州首府奇尔潘辛戈的党部大楼进行打砸,继而与警方冲突。此前一天,数千名示威者围堵了阿卡普尔科机场。有等待搭乘飞机的乘客表示,对43名学生的遭遇表示同情,但占领机场的做法还是“有些过分”。

  “伊瓜拉事件”仍在调查,它会像以往那些贩毒集团制造的悲剧一样最终变成一个“43人”的死亡数据,还是将在墨西哥掀起一场“反黑帮”的新毒品战争呢? (韩旭阳)

window.HLBath=1;

(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